Advertisements
 

紐約法拉盛南翔小籠包正式回歸 富頓廣場嶄新店面本週揭幕

眾所期待的紐約第一小籠包餐廳「南翔小籠包」,正式於法拉盛39大道的富頓廣場(One Fulton Square)重新開業,以全新的形象和不變的美味與饕客們見面。

南翔小籠包舊址位於王子街、38與39大道之間,與新店面的位置僅有幾步之遙,全新的南翔小籠包佔地5 千平方呎,店主已與美國富頓集團簽定十年租約,富頓廣場以各式美食聞名,包括馬來西亞料理金爸爸、曾登上紐約時報的官府四川、精緻日本料理Iki、韓式炸雞Coop與屋頂酒吧Leaf Bar & Lounge等知名餐廳,南翔小籠包的加入將讓商場中的餐飲更具指標性與多元化。

南翔小籠包總經理鄭艾迪表示,「我們非常開心地宣佈,南翔小籠包正式回歸,經過了數個月的準備,我們以更好的用餐環境、服務品質以及升級的菜色繼承南翔小籠包的傳統,並帶給消費者耳目一新的感受。」

除了招牌小龍湯包、兩麵黃、上海炒年糕、牛肉蔥油捲餅與元盅雞湯等人氣品項外,還加入了外觀吸睛、口味獨特的「六彩小籠包」,包括墨魚汁松露黑色小籠包、紅麴雞肉粉色小籠包、波菜絲瓜干貝綠色小籠包、胡蘿蔔蟹粉黃色小籠包以及限量的甜菜鵝肝紫色小籠包。除了更多樣化的餐點外,週末營業時間也延長至凌晨1點,歡迎消費者於宵夜時段前來。

位於39大道轉角的精華店面可容納150位客人,舒適的用餐環境將以原木與石材等饒富當代風格的建材為基調,再加入以中國傳統磚瓦建築為靈感的元素。

餐廳中央另規劃了開放式廚房,讓消費者能欣賞大廚們製作小籠包的精湛技巧,開業後也將以精通中英雙語的服務人員為主,讓消費者擁有賓至如歸的用餐體驗。

美國富頓集團執行副總裁李芝璇表示,「南翔小籠包的重新開業對社區而言有著非常重要的意義,我們非常榮幸南翔小籠包於富頓廣場開業,他們將最正宗的上海美食以及飲食文化帶來了紐約,相信南翔的開業將吸引更多的紐約饕客前來法拉盛品嘗亞洲風味料理。」

更多商家訊息,可拜訪富頓廣場網站(www.OneFultonSquareFlushing.com)與微信公眾號平台(OneFultonSquare)。

 

Advertisements

Aric Chen

Welcome to Media To Share with Aric Chen! Our quality coverage of current events spans from local and national stories to international conflict. Let's Share Stories With The World!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Next Post

【名家講壇】杜彼得:人見目前 天見久遠

Mon Nov 11 , 2019
知己知彼 今年美國副總統彭斯對中國發表既定的評論前,不少人都給予大量的關注,尤其是去年彭斯的評論相當的尖銳,今年以來美中在貿易衝突上不斷的加深誤解,因此有預測在措詞上,有可能比去年更激烈。事實上由於美國國內的壓力不小,來自於政治上的,川普總統正面臨競選連任及不按牌理出牌行事作風,無形中帶來的衝擊,他必須減低與中國的貿易衝突,至少於此時此刻,從經濟層面上帶來利多,會緩和情勢的逆轉直下。 我們也看到,彭斯一如既往的批評中國,但到了下半段的時候語氣轉為溫和,特別是他引用了一句古代的諺語 (only the present, but heaven sees the future),指美方寄希望與中國共同創造繁榮和平。話說在東漢靈帝時,有一懷才不遇的秀才司馬貎,有天夢到自己到了陰曹地府找閻王爺理論,駡老天待他不公,結果閻王爺不愠不火回答說:「天道報應、或遲或早、若明若暗、人見目前、天見久遠。」 司馬貌的故事,有點天馬行空,但記載於明代馮夢龍小說「喻世明言」,書中警世之用意甚深,人每不能測天,致汝紛紛議論,皆由淺見導識之故也。我們感到訝異的是,都說白宮內部有華文通,卻連「喻世言明」這麼冷門的典故都能通曉,且把它摘段應用在對外的宣告之上,實不能小覻美國政府內部,文瞻的博學多才。 這也加強了我們再三的提醒週邊的朋友,不要以為使用華語,就沒有人知道你在做些什麼?當沒有人注意你的時候,也許還可忽悠過去,一旦有人想了解你時,不論你用任何稀奇古怪的文字,都瞞不了任何注意你的人。今天的美國,特別是在美中關係非常微妙之際,為了避免給個人增添煩惱,先定位好自己的位置,不做任何超出範圍的事,才能夠心無罣礙的繼續你人生的旅程。因此;凡事三思而後行,想好未來的何去何從?肯定能紓緩莫名奇妙的思緒,讓生活享有恬靜。 從主流媒體的報導中,我們發現光涉及知識產權盜竊的案件,今年以來就有180宗左右,其中含多家知名醫學院在內的全美71家學術研究機構,而且幾乎都涉及華裔科學家,有的早已入籍為公民,FBI的調查人員,把事件歸之為中國竊取生物醫學機密。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的院外項目副主任(Michael Lauer)表示,這已經衝擊生物醫學研究的各個學科。(Association of American Medical Colleges)首席科學主任(Ross McKinney Jr.)更表示,凡有重要研究項目的醫學院,近乎一半會出現這種現象。 當然,從主觀意識型態上而言,由於美國的科研體系比較開放,而且中國來的研究生比較上對薪酬要求低於主流社會的人,同時也比他們耐心、耐勞,現在因美中關係趨於緊張,容易被懷疑為替中國做大規模的經濟間諜滲透。(MD Anderson Cancer Center)的院長(Peter Pisters)承認,其中有一名科學家在電郵中表示,正研究如何把具備專利的冷東DNA試管帶上飛機,交給中國的同事。還有一名科學家向北京提供研究和數據,以換取中國「千人計劃」,每年收取7.5萬美元的額外收入。 我們必須強調這些被發現的郵件往來,均是用中文撰寫,然而並不因此享有「免疫」功能。所幸這些案件都不涉及軍事機密,沒有所謂的「國安問題」,而是有關科研的理念、設計、設備、數據和方法等,遭查的研究人員都在美領取美國政府資助,然後設立研究項目,卻又在中國申請專利。從我們了解的案子中,涉案者若不是角色錯亂,就是「貪」字使他們涉及法律問題,較耐人尋味的是,東窗事發後,他們又很容易以「種族歧視」來做為申辯的工具。 為什麼這二年我們常鼓勵國內來的人學成以後歸國效力,一則是讓自己心無旁騖的將所學,回國後好好繼續研究,再者也可避免給華人社區帶來二度傷害。或許有人會認為,細微的事件華人社區有足夠的逆向力量抗衡,重點是在日後,每個人仍然選擇要留在美國,集體無厘頭的抗衡,反而推進了建立不易華人社區的功能造成不安,影響到在美第二代華人的生存環境。 另一項殘害華人社區至深的是投資移民,矽谷女商人(Bethany Liou)在2016年收取投資款項時向投資人宣稱,投資的資金會注入(Cupertino Fund),然後放到當地的住宅、商業和酒店綜合開發項目,然而款項從未滙給相關項目的開發商,反而流入了(Bethany Liou)的戶口。當她被指控詐騙及挪用(EB-5)投資計劃款項時,她與證券交易委員會(SEC)達成和解協議,同意支付5000萬美元賠償。此案結果已算是好的,一般而言,投資者都會血本無歸。(EB-5在未完成是介於無與有之間,等待期間既不像無那樣空,也不像有那樣滿,反而把夢築在聽天由命的領域中。) 11月5日紐約皇后區檢察官舉行投票,到了晚上開票的時候,民主黨候選人現任區長(Melinda Katz)以75.1%得票率大勝共和黨的候選人(Joe Murray),順利當選(DA)將於明年走馬上任。現年53歲的Melinda在皇后區的(Forost Hills)長大,擁有法學院博士學位,自2013年當選皇后區長以來,一直與華人社區互動良好,也對少數族裔的文化較為尊重。 贏得選舉當夜,有媒體記者說:「她的當選有你們不少的助力,可有考慮她的主張與華人保守的想法有差距?」坦白說,我們助力的部份是在民主黨的初選中,因為當時極端左傾的另一候選人聲勢浩大,但該候選人主張地鐵逃票屬輕罪,強調警察不能抓人,使我們必須極力保住Melinda,雖然了解她也支持司法改革及大麻合法化。(加州與紐約州,自由主義的思想非常澎湃,特別是大麻的問題上,但Melianda不像另一候選人那麼極端。) 在紐約,特別是地方的選舉,黨部提名在初選中不一定能勝選,可是贏得民主黨的初選,候選人若不出什麼意外,都比較容易獲得勝選。此次DA的選舉,共和黨的候選人(Joe Murray)的主張與保守華人的想法比較接近,卻不見其到華人社區來做廣泛的宣傳。再者華人的選票不夠多,在黨內初選還能起到作用,到了大選根本沒有人太在意華人的選票,況且,皇后區民主黨人和共和黨人相較,人數是6:1。 大選前,Meliada一再的到華人社區來拜票,選前又請求華人造勢,我們當然恭敬不如從命的伸出橄欖枝,至少也可以顯示華人「舉足輕重」的地位。最最重要的是,選戰猶如打戰,結果就是必須能贏,否則打再多高空也是枉然。我們期待的是,在自由主義充斥下的司法改革中,萬一與華人有抵觸時,相對熟悉華人的政客,能從文化中多理解華人一點。(華人要能知己知彼,方能立於不敗之地,任何消極的抵抗或吶喊,只會成為「義和團」的現代版。)  這是個什麼世界? 知名美國摩門教家族(LeBoron)的成員,4日在墨西哥北部開車欲前往婚禮途中遭槍手伏擊,至少有9人遇害,包括3名女子和6名兒童,另有6名孩子受傷,死者均為美國籍,居於墨西哥北部。這起攻擊事件地點在墨西哥(Chihuabua)與(Sonora)兩個州交界處的(Rancho de la Mora)地區,當地因毒販和土匪橫行而惡名昭彰。(LeBaron一家人在1940年代移居美國,信奉摩門教基本教義派,由於美國的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摩門教掃除一夫多妻的教義,憤而搬至美墨邊境、持有美墨雙重國籍。) 總統川普事後表示,墨西哥總統把打擊毒販集團列為重大議題,但是這些集團龐大又有勢力,有時需要一隻軍隊才能擊敗他們。川普說:「是時候了,墨西哥應該在美國協助下對販毒集團開戰,讓他們從地表上消失。我們只等貴國新總統來一通電話。」墨國總統先對川普表示感謝,但他必須考慮美國如何提供協助,並確保尊重我們的主權,因此;可能暫時不需要外國插手處理這類案件。 目前對發生連幼童都不放過的殘暴事件,各方面有很多傳說,有的說是誤殺,有的說是(LeBaron)家族與販毒集團有恩怨情仇,是一種報復行為,不論何者為真?這種毫無人性的對婦孺下手,都不該被容忍,況且這個家族篤信宗教,很難讓人相信,有什麼與販毒集團產生仇恨的理由。不過值得慶幸的是,一名7個月大的女嬰被家人藏於汽車後座,在歹徒亂槍掃射之下,竟躲過了密集子彈射擊,案發11個小時後,被搜救人員尋回且奇蹟生還。 墨西哥毒販組織是連市長都敢殺的猖狂,眼中除了金錢利益,根本無視法律的存在。有人曾說這些挺而走險的黑幫份子,都是來自於被欺壓的低下階層,究竟是為世所逼,還是利益逼他們自我成魔?不值得去研究,至少我們看到的是,為了金錢,他們幾乎是容不下任何人,不斷地把悲痛帶給他人,壞人當道作威作福,是另一個問題,把世人的視覺帶入了黑暗世界,才是不可原諒的事情。 面對世間的千變萬化,我們非常清礎,情勢不可能逆轉,面對喪心病狂的事件,也許大家應該努力不使負面情緒擴散。在阿肯色州有一23歲女子(Chastity Patterson)日前在她的臉書上分享,過去四年她每天都在手機傳訊息給已離世的父親分享生活,沒想到,近日竟得到回覆,讓她感動分享訊息內容。她也描述每天傳短訊給父親,讓他知道她如:完成大學、戰勝癌症、失去了友誼、遭男友背叛等。 […]

Author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