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s
 

《近取諸身、遠取諸物》 「地球村」這個名詞,拉近了國與國、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意義似乎是在告訴每一個人,不要在災難現前時,失去「人溺已溺」的同理心,相互支援與提攜乃「共存共榮」的基本要素。倘若從民族的大義上著眼,真要做到「世界大同」,任何人都明白,實行起來就沒有那麼容易,因為文化、宗教、政治觀點上的差異,從底蘊上要融合,恐怕比登天還難,更何況隨著時間的延伸,有的國家會茁壯、有的會勢弱,太多的乾坤轉移未可定數,彼此相互的「尊重」,更重要的是「自重」,就值得深思。 90年代,記得有一次紐約移民局在大廳舉辦「慶祝中國新年」的活動,在活動上移民局提供二張桌子讓我們展現自己文化的特色,坦白說;那個年代華人的實力,並沒有像現在那多彩多姿,二張桌子讓我們最方便想到的是寫毛筆字,來詮釋中華民族之文化。有人問,抒寫的文字真正代表的是什麼?我們當時只能以填空似的回答:「漢學是華人文字的一個啟源,我們是漢民族為主,承先啟後成就了漢文化。」(坦白說,當年我們也只能如此做答。) 「漢學」一詞,至始在南宋已較常見,所指為兩漢時期的學術思想,據我們了解,宋人的漢學多側重於兩漢的「易」學,直到元、明時期,不再囿於易學,而涉及更多「經」學領域。到了清代漢學就有一個變化,發展的概念,其外延往往因時代和士大夫的思想,導致學術差異,從行式上就更加的不同。「毛筆字」在漢學文化上是一個永遠不可取代的象徵,我們一直私下慶幸,在紐約不乏寫的一手好字的人。 過去我們從不反對,來自兩岸三地的華人到美國「淘金」,尤其是辛苦賺到美金匯回去後,可以改善故鄉親人的生活。從2015年之後,特別是這二年,我們就改變了態度,不只一次鼓勵華人回去,或不希望繼續偷渡出來,主要的原因是,中國已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影響力之大,都足以和美國在貿易上抗爭,且在國際政治舞台上有發語權,如果像南美貧窮國家的人一樣被稱為「難民」,有損自己顏面事小,有損「國格」才事大。 李冬媛(Dong Yuan Li)16日正式在加州中區聯邦法院接受判刑。作為美國史上最大的月子中心案首名認罪的被告,雖然加州檢調單位認為她判刑太輕,只需要入獄10個月,並沒收總額價值100萬美元的房產、存款和汽車,刑滿出獄時會被立刻遣返回中國,本案檢察官(Charles Pell)尊重法官的判決不上訴。 這起案子警方花了5年卧底調查取證審判,才引起主流媒體關注,經由廣泛報導之後,全美才了解不少來自中國的華人婦女,到美國長期待產,只為了生下「美國寶寶」,創造了365行之外的另一行「月子中心」。李冬媛在今年才正式就「串謀移民欺詐和簽證欺詐」認罪,她從2013到2015年在爾灣經營一家名為(You Win USA Vacation Service)的月子中心,幫助境外華人在美國生小孩。(她只是目前認罪判刑確定的一家,其餘仍在官司激辯的業者不少,光被通緝就有16名華人之多。) 我們也注意到了最近(USCIS)頒布新指引,外籍人士申請俗稱「良民證」的良好品行證明時,條件更加嚴苛,美國政府相關部門也解釋,是為了嚴格執行移民條例,確保篩選標準公平一致。具體內容不能被獲得良民證的有:棄保潛逃、銀行詐騙、串謀分銷管制藥物、偽稱擁有美國國籍、偽造記錄、偽造文件、保險詐騙、妨礙司法公正、性侵犯、社安詐騙、非法滋擾他人、非法登記投票、非法投票、違反美國對外禁運令。(仔細了解,其中有幾個項目,是華人極易在不知不覺中觸及的。) 不少華人在公開講話中,非常輕易的說,到美國來做「中國夢」,就曾經有主流社會的人士問:「我們可以說到北京做美國夢嗎?」,美國是一個包容的社會,它除了代表多元文化的熔爐,但我們也不能因此而失去自己的本分,成為不知所云的代言者。那天走在路上,有位華人長者攔路對我們說:「杜先生,我只想告訴你,如果有一群人在北京舉一片美國國旗,他們將會被打倒在街邊,你們辛苦了。」(心中很清楚這位長輩的言下之意,雖然苦笑未回答,只能無奈的在心中感激。) 華人在世界舞台上要提升自己的地位,實在有很多的概念,值得我們參考。美國有一位老作家在85歲生日晚宴剛過,在自己睡房自盡辭世,可能是長期受病痛之苦。結果出席生日的家屬不見傷心,各懷鬼胎的想著分配老人留下來的遺產,唯一感到難過的,是服侍老人多年的年輕護士,也顯示一屋子親人,沒有一個是孝順的。律師最後拿出老人遺囑宣讀,結果唯一受惠的只有一人,那就是心地善良的女護士,獨得老人的大屋,八千萬美元現金、作品版稅等。(這事要放在華人世界,恐怕子孫再壞、再不孝,都會分到老人全部遺產。) 每個民族的特性都有其潛在的文化背景,要真正能改變一個人的氣質,是需要時間的長度和環境的寬度才有可能。有個科學家養了一群狐狸,發現有些狐狸抗拒人,有些較親近人,於是他將溫和的狐狸分出來繁殖下一代,嘗試用這個方法找出容易被人飼養的狐狸。經過一段時間,他發現馴化的狐狸一代接一代之後,真的開始不怕人,甚至可以像竉物般被摸。另一個有趣的發現是,可以與人親近的狐狸長相也有所改變,證明牠們的性格和外表是完全成正比的。 俄羅斯的國家體育隊,最近因興奮劑的事情被全世界反興奮劑機構制裁,這個舉世聞名的戰鬥民族,什麼都爭,在體育方面更是不擇手段。俄羅斯總統普京回應說:「他們對俄羅斯奧組委有意見嗎?如果沒有,那麼俄羅斯運動員完全可以在國際大賽上升俄羅斯國旗,奏俄羅斯國歌,這是奧林匹克憲章明確規定的。世界反興奮劑機構的做法無論如何都有悖奧林匹克憲章。」 普京還指出,任何懲罰都應針對個人,而不應殃及到整個集體,如果他們決定懲罰整個集體,可能完全出於政治考量。這次俄羅斯被懲罰是因俄羅斯官方用假數據等方法,企圖欺騙奧林匹克委員會所屬的反興奮劑機構,而且不只一次,才有被集體懲罰的惡果。普京主政的俄羅斯,雖然用武力使他們在世界舞台上仍有一席之地,我們想說的是,俄羅斯也面臨過多年經濟困難的窘境,普京在民主進化的過程中排除異己也血淚斑斑,但我們從未聽說俄羅斯人偷渡到別人的國家。 川普總統是個商人總統,畢生經營他扶持的事業王國,「天性傲慢」是他的特徵,凡事都以商貿利益為重,只是現在把「商貿」改成「美國」,卻脫離不了商貿的本質。從民主黨的角度,一定會將他恨之入骨,最近國會不斷的通過一些法案,表面上看似有有利於川普施政,其實就是逼他和中國繼續交惡。然而川普會不會選擇按照路線圖來走?若他是傳統的官僚體系,一定會也必須,可惜他是商人,不會把「利益」的觀念輕易放棄。在這種情況下,不只是生活在美的華人要慎思,想盡辦法再要來美的國內華人更要三思。 《彈劾戲碼正式上演》 國會衆議院18日晚舉行歷史性投票,按黨派界線先後通過了兩項對總統川普的彈劾條款,經過12個小時的馬拉松式辯論後,先後表決兩項條款。第一項指控川普濫用總統權力的條款,以230票贊成對197票反對過關。第二項指川普阻礙國會調查的條款,則以229票贊成對198票反對過關。這一結果也意味著川普成為美國歷史上第三位正式遭到彈劾的在任總統。 衆議長佩洛西在投票之後舉行的記者會上表示:「今天對憲法來說是偉大的一天,但對美國而言則是悲哀的一天」。白宮也不甘示弱在第一時間回應稱,「這是我們國家歷史上最可恥的政治事件」。18日投票當天兩黨展開激烈的辯論,民主黨重複調查至今發現的理據,共和黨也以獵巫、騙局等沿用多時的措辭批評對方,代表亞利桑那州的共和黨國會議員(Pebbie Lesko)形容,這是她一生中所見最不公平、最政治偏袒、最扭曲的政治審訊。 坦白說,我們和所有美國人一樣,早已不耐煩,兩黨議員在沒有提出新的證據或論點下,你來我往永不止息的唇槍舌戰,樂得見到反正縮頭與出頭都需挨一刀的結果。川普總統的烏克蘭電話門,存有爭議性是事實,有沒有觸法到必須加以「彈劾」的嚴重地步?恐怕要見人見智。衆議院的激進派議員,早已把出自藍州民主黨中的資深國會議員逼上梁山,尤其是加州與紐約,大家為了連任,也只能跟著硬幹到底。 老謀深算的衆議長佩洛西從競選議長前後就身受年輕自由派的威脅,今年以來一直不願輕言彈劾川普的她,不管她願不願意,烏克蘭電話門的劍,在白宮與國會高來高去不可收拾之下,都把佩洛西逼成為第三次彈劾總統的主角。佩洛西一直不願讓黨內祭出彈劾大旗,原因是她了解過程中的政治變數錯綜複離,稍微失算的話會引起選民反彈,2020的總統大選不只是會保送川普總統連任,也可能使民主黨再度丟掉衆院多數黨的席位。 民主黨新科的衆議員(Rashida Tlaib)也因為佩洛西對彈劾案的不夠激進,上任首天即大駡髒話,佩洛西更刻意避重就輕地把話題只轉到該議員駡髒話的部份。「通烏門」不斷上演「項莊舞劍」的羅生門,引爆衝擊之後勢不可擋。佩洛西也只好立即投入調查的行列,衆院司法委員會主席,紐約的國會議員(Jerrold Nadler)因辯論彈劾條款超時決定押後投票時,都有詢問佩洛西的意見,畢竟他也是老將。 衆院的樣版戲剛落幕,參議院的蓄勢待發戲碼早已上演,民主黨籍紐約州出身的少數黨領袖(Chuck Schumer)15日發給多數黨領袖共和黨參議員(Mitch McConnell)致函,詳細介紹明年1月彈劾審訊中,民主黨人希望看到的證人和時間表,其中有一段說:「在克林頓總統的彈劾審訊中,衆議院的監察人也獲准傳召證人,參議院因此應聽取證人的證詞」。(美國很多的法律訴訟中,都可以引用先例來做為依據。) (Chuck Schumer)的建議中,包括由高院首席大法官(John Roberts)主持參議院的審訊,傳召前國家安全顧問(John Bolton)及白宮代理幕僚長(Mich Mulvaney)還有他的高級顧問(Robert Blair),主管國安計劃的助理官員(Michael Paffey),認為此4人都了解政府延遲向烏克蘭提供軍費的決定。(Chuck信中所提的理由與條件,表面四平八穩,其實招招見血封喉,呈現想要找到更有利於彈劾的證據,反而突顯是最毒的政治手腕,姜真的是老的辣。) 可是19日當多數黨與少數黨領袖在參議院會面,討論總統彈劾審訊事宜時,兩人除了互嗆外,不出所料完全沒有共識。據媒體報導,二人只見面20分鐘,事後(Mitch McConnell)坦言情況很拉鋸,他表示參院在1月3日復會,但6日前不會舉行彈劾表決,在這種沒有共識的情況下,馬上進入聖誕與新年假期,不會有任何突破。 然而參院兩個大領袖掙的面紅耳赤根本是多餘,佩洛西在同一時間已對外聲明,彈劾案雖投票通過,她並不急於將該案移交參院,且考慮把起訴書推遲轉交參院,直到她看到參院計劃公正主持審判。佩洛西此舉是為了逼共和黨人允許傳召新的證人作證,以求獲得新的證據。(佩洛西的高明就在於此,這也顯示衆院在表決彈劾案時,有操之過急之嫌。) 果不其然,參院多數黨領袖拒絕傳召新證人,就依衆院通過的內容,盡其所能和白宮合作,快速讓川普脫罪。他並指出佩洛西扣押起訴書存在風險,反映出彈劾案缺乏強而有力的證據,相當於民主黨人在與川普對峙中先眨了眼。「控官在全國人民面前沒有了信心,揣度是否想要送交審判。」(華人有句俗語叫「歹戲拖棚」,正是現在彈劾案的最佳寫照。) 《美中貿易衝突露現曙光》 美國財長19日說,美國與中國將在2020年1月簽署雙方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並表示這份協議已徹底完成,目前只是在進行技術性「修飾」。中國商務部也表示,中美第一階段經貿協議文本達成一致,美方將履行部分取消對華產品擬加徵和已加徵關稅的相關承諾,雙邊經貿易團隊正在就協議簽署等後續工作密切溝通。 我們也替華人社區鬆一口氣,大家可以繼續在生活中努力奮鬥,講現實一點,如何過好往後的日子,吹響「明天會更好」的號角,對華人社區而言才是正道。 關於作者 杜彼得,自由作家、資深媒體人、節目主持人、紐約華人社區僑領、紐約法拉盛華人(工商)促進會總幹事。 NOTE: […]

Advertisements

Authors